上广常识

胡锡进谈女孩穿和服被带走

来源:上广小编 时间:2022-08-15 18:40 阅读

  【胡锡进谈女孩穿和服被带走】作为更有切肤之痛的南京人,我曾就宋某质疑的关键论点论据,即南京大屠杀死难人数专门写过两篇文章,用无可辩驳的事实和明确无误的数字,清楚地把30万人数的来源构成呈现给了大家。关于胡锡进谈女孩穿和服被带走,上广常识小编带你详细的了解一下。

胡锡进谈女孩穿和服被带走

  和平鸽

  细思甚恐 辨析震旦师生视频事件并@胡锡进

  上海震旦视频事件已近一周,女教师宋庚一被学校开除,但在一波舆论过后,网络上却出现了一股汹涌的逆流,公然站队质疑南京大屠杀的宋某,并对发布到网上的同学疯狂人肉,群起围攻,早先就曾发声的人民日报等主流媒体的观点未能得到及时主张,而在此氛围下,连网络大鳄胡锡进也被带到沟里,起了很大的负面影响。

  作为更有切肤之痛的南京人,我曾就宋某质疑的关键论点论据,即南京大屠杀死难人数专门写过两篇文章,用无可辩驳的事实和明确无误的数字,清楚地把30万人数的来源构成呈现给了大家。

  本想只写写史料层面的东西,不愿参与网络上社会层面的那些论战,但由于这本身就是一起特殊的社会性事件,总有些是非曲直要说,要明辨,因此,才写本文。

胡锡进谈女孩穿和服被带走

  人民日报在几天前的发声

  一、首先还是想再阐述一下这30万的数字以及相关纠结。

  南京大屠杀遇难人数,其实早就明摆在那里,纪念馆有,网上也有,花点时间很方便就可以了解掌握了。

  但许多人就没去查,或者就不想面对真实。

  反而被当时战败沦陷,毁尸灭迹的概念把自己给弄迷糊了。

  以为死那么多人,好多人都淹没在长江里了,没凭没据,更没有身份证,没法确定。

  其实,只看两个数字就行了,一个是18万5,一个是19万。

  特别是18万5,是可以精确到个位数的,为18万5159位,这全都是尸体数字,是日寇屠杀后抛尸荒野,后来由红十字会和慈善组织收集并掩埋的,一份份统计表都在历史档案馆存放着。

  证据确凿,没有一点差错谬误!光凭这一组数据,就不用再信宋某那三千还是两万的胡说了。

  而那19万,则是日寇集体屠杀的国军和市民,有的集中掩埋(让后面的人埋前面的人),有很大一部分则是在江边枪杀抛江的。

  莫以为这19万不够详尽准确,是有相关的记载的。

  18万5加上19万就是37万5,官方说的34万只是个保守数字,我们取用的30万是为一整数。

  因此我想,我们许多人,包括一些达人政要,千万不要以为这30万的数字过不硬,这是不容置疑的。

  以后,我们无论是对日交往,还是宣传教学,就是要理直气壮,毫不含糊。

胡锡进谈女孩穿和服被带走

  网友何思云的文章截图

  二、宋某质疑大屠杀遇难人数是否别有用心

  在课堂上,宋某谈论南京大屠杀遇难人数的视频长达五分多钟,她罗列了四五个论据都是围绕一个主题——30万这人数没有数据支持。

  我想说的是:她讲德国人屠杀犹太人都有名有姓但中国没有,这是强词夺理,条件场景动机目的都不可比;而说没有身份证更是蛮不讲理,胡搅蛮缠,那三千、两万,七万的说辞更是扯淡;后面那一句要反思战争是怎么来的则是她的立场大暴露。

  不管是公众看到的完整视频还是部分截图,她描述的内容和意图是显而易见的,她的观点和立场也是明白无误的——就是质疑和否认30万这个数字。

胡锡进谈女孩穿和服被带走

  网友锦衣卫9527的文章截图

  三、同学摄录并曝光宋某讲话的是与非

  宋庚一作为学院的讲师,在南京大屠杀国家公祭日的第二天,在课堂上不去怒斥日寇的兽行,不去质疑日本教科书怎么篡改侵华史实,却再三质疑南京大屠杀的人数,这种出格的言行引起同学的警觉,现场给录了像,上传到圈子里 ,后被外地的同学看到,转发到公网,从而引起公愤。

  我的感觉是,课堂上应该是有两位同学,发现问题后才开始录的,或者以前他们就发觉这名教师有着类似的问题,不然他们不会有这个准备。

  同学们有这个辨别能力,也有勇气。

  他们揭露的是他们认定属于严重的错误言论,甚至是惊世骇俗的言论。

  其实,形成巨大影响的是帮助转发的西安的一位网名下唐寰化的同学,他肯定也是有辨别能力有正义感的。

  后来网络上的攻击矛头,都是对准他的。

  同学们的行为都是正义的,都是值得赞扬的,他们没有任何违法行为和过分的举动。

  相反,那些疯狂人肉并攻击威胁他们的那些境内境外的人,才是立场偏颇道德缺失,同时也是违法的。

  其实,他们用学生举报老师为道义不当来非议同学们,这从根源上来说就是错的,因为同学们是在伸张正义,仅仅是为妄议南京大屠杀这个单一的事情,没有涉及其他方面,况且,只是发到网上朋友圈,并没有向单位和有关部门举报。

  后来,在他们遭到网暴期间承受巨大压力时,也表现出较好的素质。

  但是,虽然人民日报等国家主流媒体明确发声,团中央直接发帖力顶下唐寰化,但还是止不住一波波抹黑攻击同学们的浪潮,他们的言辞,他们的地位和影响力已经把这个问题带偏了。

  真与假,黑与白,正与邪,已经混淆了。

  我不想去查看这些人是怎么说的,因为看了会气不过。

  但他们的说辞用语肯定是很凶的,他们的身份更是令人惊骇的,有大学教授、有公办教师、有国家干部,有媒体老板。

  网友有个帖子,我截图上来,让大家看看他们的阵势。

  一个大是大非的彻头彻尾的性质恶劣的本应受到全面批判和抵制的言论,竟然能在不经意的两三天里,产生颠覆性的逆转,细想起来,不能不让人脊背发凉,不寒而栗。

胡锡进谈女孩穿和服被带走

  网友的帖子 我把这些人的名字隐去 只晓得个大概就行了

胡锡进谈女孩穿和服被带走

  团中央的顶帖

  我更想说说的,是本来正直正义的人,怎么会是非不分的。

  环球时报总编胡锡进的个人网帖出来以后,人们就愈发搞不懂了。

  老胡自说自话地为这宋某圆场:来龙去脉这位老师没有讲出来,所以学生怀疑、学生举报老师,这个现象争议很大,也确实敏感……一些教师希望校园里的气氛能宽松些,他们对举报有一种抵触情绪,也是一种实情,而且种种情绪很容易被拿到舆论场上去泛化,认为权且把她的说法作为看问题的一个角度、后面老胡还说:我认为,举报以及相关处理都应该先放在校园内部解决……

  宋某几分钟的讲话从头到尾没有一句对南京大屠杀数字的肯定,老胡的帖子从头到尾对这种是非道义没有一句谴责。

  30多万人被屠戮,人神共愤,铁证如山,国家公祭已办过八次,在纪念日的第二天发表如此恶劣的言论,就这样被和了稀泥。

  老胡糊涂了?这浓眉大眼的老胡也……

  宋某为日寇洗地,而老胡为宋某洗地,作为人民日报旗下媒体的总编,虽然刚卸任,但光是百万粉丝,影响力还是巨大的。

  大鳄如此,小民何如?水已被搅浑,乃至一周以来,除了学校的一个开除决定,其他没听到任何处罚的消息。

胡锡进谈女孩穿和服被带走

  胡总编的头条文章部分截图

  四、我自己对震旦事件的一点思考

  震旦视频事件虽是个案,但其影响力和代表性非同一般。

  宋某本身绝对不是出于善意,是怕这个数据不详实被别人诟病而来关心和完善它,而是发自内心地要来非议它。

  30万的数字没有证据支持,从战争是怎么来的这句话就已经看透了,不想再多作分析。

  前几天曾有人说她有日本旅居史,我想,根子就在这里;近两天网上又有人讲,宋某的丈夫就是日本人,这种背景,出现这种言论,就毫不奇怪了。

  好人说错话的良好愿望我们不要再有了。

  人家说的话就是人家自己心里想说的话,人家立场观点就是自己要坚持的立场观点,老胡诸人不要糊里糊涂的把人家硬往我们自己的阵营里拉。

  也不要再辩解说她还是中国国籍,她的思想倾向可能在国外期间就早已定型了(当然可能也少不了武大导师们的启发)。

  东邻日本战后在美国的管辖下,几十年来没敢露出獠牙。

  即便是参拜军国神社蠢蠢欲动,钓鱼岛争端反复滋事,但从来没有说过想对台湾怎么样,对大陆怎么样。

  近一个月来,前首相安倍大谈周边有事就是日本有事扬言要武力保卫台湾,现任首相岸田甚至说要先发制人,这种直接向我们国家主权挑衅的言行,是十分危险的,其性质是十分恶劣的。

  执政者这样猖狂,前所未见。

  宋某这个和日本有着实际勾连的人,在南京大屠杀后的第二天,在反华反共的国际大合唱的声浪下,利用课堂讲台发声,其社会性属性和政治属性已经不言而喻了。

  随着最近三四十年的经济发展,我们许多人都过上了好日子,厉害了我的国调门也不要太高了,剧情中原本非常凶残的鬼子可以当猴耍,可以用手撕了;当年被屠戮的旅大也出现日本风情街了;在悲怆的国家纪念日穿和服上街也不管不顾了,震旦视频事件的反面声浪把正面的声音也盖过了……

  我想,终日饱暖,歌舞升平,我们有些人的身心麻木了。

  八十四年前的苦难,其实离我们并不遥远,大屠杀幸存者还有健在,俗话说好了伤疤忘了疼,这伤疤还并没有全好,还在我们心里头滴着血呢。

胡锡进谈女孩穿和服被带走

  耶鲁大学保存的南京街大屠杀死难者照片

  不管怎么说,人性还是应该善良的。

  我们,他们,也包括宋某。

  抹煞历史,就能有历史的重复;漠视苦难,就会有苦难的重演。

  历史不能虚无,苦难不能再来。

  有几个场景,我们可以一起体味感受一下:

  先说说纪念馆里面的一个雕像。

  这是真实的故事,是南京大屠杀幸存者自己亲眼目睹的场景。

  那时,鬼子在一户人家劫杀后已经早就离开了,年轻的母亲躺在地上,赤裸的身子已经不用多说她曾经遭遇了什么,但她早已死了,胸脯上血已凝固了,但一个几个月大的婴儿,还伏在母亲乳房上喝奶,而母亲冰凉的身子早就僵硬了,不懂事的孩子还在她胸脯上吸吮那已经凝固了的血块。

  旁边还有一个两三岁的男孩,在无助地哭号。

  不知有些人是否能想过,这躺着的如果是你的家人……

  不知你有没有想过,当你也在被掳的人群里,和其他几百几千人一起,被铁丝一组组的穿起来,押往长江边上,前面一组一组的人被机枪扫射后抛入江中,然后轮到你自己这组,那吐着火舌的机枪口快要扫到你的时候……

  不知你有没有想过,当你侥幸能够躲进德国人的难民营,惊魂未定的时候,随着日军的一声声吆喝,铁门哐当响过,那猥琐的日军盯着你狞笑着,一步步向你自己走过来的时候……

  不知你有没有想过,当经过几天的搜查和杀戮,街坊邻居的惨叫声渐渐消失,周围空气里弥漫着血腥气味,而瑟缩在壁橱里面的你,在听到几声枪响过后,楼梯上脚步声和嚎叫声越来越近,随着房门被砸开,刺刀向你藏身的橱柜扎进来的时候……

  这些场景,不是幻觉,是那灾难深重的年月的常态。

  起码是那六个多星期南京沦陷区里人们整日的梦魇。

  同样,不要以为南京大屠杀,遭殃的只是南京人,要知道,这当时的首都,有好多外地在此营生的人,还有许多几天前刚流入的难民。

  岂止是南京,日军在浙江、湖南、山西许多地方,往老百姓的住处不知投了多少炭疽等等病毒?我的朋友们就曾见过许多黑烂了腿的乡亲。

  在浙江一个村子,有一个穿白衣服的小分队想做什么试验,把全村人集中起来,阴毒的鬼子特意挑了一个年轻又长得漂亮的姑娘,脱光了她的衣服,把她反绑在板凳上,用铮亮的刀把她的肚子一刀一刀划开,任那姑娘的惨叫声一声一声传到村民们的耳朵里,拿刀的鬼子却故意放慢他的动作……

  岂止是1937?1931年东三省沦陷后,731那阴森的魔窟里,有多少无辜人们的惊魂噩梦?零下三四十度的雪地里开着大风扇,看你的膀子需要多长时间才能一敲就碎……

  岂止是对抗联和地下党下毒手,最普通的乡下农民也没有他们的安生日子。

  那些原本在穷乡僻壤的日本农民,被他们的国家组成的进驻满洲的33万人的拓荒团成批次的开进来,这些外来的同样性质的侵略者,抢占了3.9亿亩土地,为日本本土3.7倍的土地,使东北500多万农民丧失土地和家园,沦为比中世纪还惨的农奴,无数的农民在贫穷和饥饿中悲惨地死去。

  那时他们也有国,可那是伪满洲国。

  而幸存的人们不知道能活到哪天,即便活着,每天你要往东方鞠躬。

  因为那是天皇所在的地方;每天每次见到日本人(不管是军人还是日民)都要鞠躬;路上相遇,低头鞠躬待他们走过去你才能走,否则,不只是被打,弄死你就跟捻死个蚂蚁似的。

胡锡进谈女孩穿和服被带走

  大屠杀场景之一

  唉,一写就写多了。

  恨在心头,罄竹难书。

  不多说了,各位自勉自珍吧。

  不要以为我是在忧国,其实,家也是如此。

  笔者和许多中国家庭一样,都是日寇的受害者。

  正是由于日本鬼子的侵略,完全破坏了我们原本安宁美好的生活。

  当时我的舅舅没法再继续他的教书而奔走于敌后抗日各地;我的父亲也被迫放下他喜欢的笔而扛起并不喜欢的枪,在残酷的抗日环境里,这个地方上的游击队长因为病残,也没能享受到解放以后的安好。

  而我的外婆,则在日寇扫荡时遭遇惊吓而死的。

  那天她从河西坐摆渡到河东我家里来看我妈,刚上了渡船,正巧扫荡的鬼子从二里路以外的草堰口子据点沿着通榆公路往这边来了,几声枪响,船上的人腿都吓软了。

  那是木船竹篙,心越慌,船行的越慢,我外婆是小脚,当时就吓昏了。

  那年头,打鬼子的父辈成天是把心提到嗓子眼里的,夜宿露营一晚是要换几个地点的。

  而庄上的姑娘早早的打起来发髻装老大妈,妯娌们也准备了肥大的上衣里面揣上软垫假充大肚子,一个个就像是待宰的羔羊,惶惶不可终日。

  一听说鬼子来了,赶紧跑到锅门口把锅烟灰往脸上抹,然后拼命地往草堆里钻,往柴塘里躲……

  当年的日军把幼小的孩子挑到抢尖举过头顶,那可怜的孩子没人能去救他;而前几天南方一个学校课堂上放映大屠杀的视频,家长投诉说是吓着了他的孩子。

  所以,我想说,我们要知耻,知耻而后勇;我们也要知福,知道现在的幸福安宁来的不容易。

胡锡进谈女孩穿和服被带走

  日军把中国儿童挑在刺刀上

  五、有几个简单而又朴素的愿望

  那个东边的邻居,太得意了。

  辛丑条约五亿七千万两的巨额赔款太美了,十四年松嫩平原的沃土太肥了,八年的中原大地耀武扬威太爽了,五十年东南宝岛的掠夺奴役太顺手了,战后国共两个政府放弃赔款太便宜了!宽恕是中华民族的美德,但现在我们都知道了,恶狼不管哪天总是要吃人。

  我们极力主张东亚经济共同体,中日韩一起发展,前途辉煌,但人家就是不愿意,他要利用台海变局,先抱美国的大腿,后再挣脱拴在脖子上的狗链,中国,就是他要撕咬的目标。

  我想,那些日本右翼,也不要太忘形,中国早已不是八十四年前的中国。

  旧恨不能再添新仇,多行不义,不会有好结果的。

  那些想要为虎作伥的人,也要认清形势,和平发展是世界潮流,无论是日酋的大动作,还是宋某的小动作,逆流终究敌不过主流。

  真的哪天发生战事,损毁的是国家,遭殃的还是人民,包括你我,也包括那些加害者自身。

  那些原本纯良的各界达人也不要由于个人财富的增加而任性地变味变质,那些吃到了国家改革开放红利的既得利益者们,你们的前辈可能也是日寇恶行的受害者,请重新拾起那多日不见的良知吧,在南京大屠杀这样大是大非的问题上,不要让死难者干涸的血迹上留下你那污垢的印迹。

  我自己也曾想过,一个普通民众,与我何干,于事何补?但其实,我们自身的遭遇和境况,时时刻刻都是与国家的命运联系在一起的,国家好,民众就好,每个不同的年代都是如此。

  我们普通的国人,虽然不能议政,但心里投一定要明白。

  因为出现震旦视频事件,耳不听,肚不烦。

  为此写了三篇文章了,不用再多说了。

胡锡进谈女孩穿和服被带走

  抗战胜利宣传画

  期望国家相关部门接下来对此事件能有点法律层面的说法;

  希望为正义发布视频的同学能得到真正的支持和褒奖;

  希望那些有意或无意为宋某张目的人能有所顾忌;

  也希望同一战壕的战友老胡,能恢复原先那急公好义的本色,撤回四天前的帖子,重新发出正直的声音,就像先前对待联想那样。

  果能如此,我还做你的铁粉。

  —— 一个普通的南京市民 2021年12月21日夜

胡锡进谈女孩穿和服被带走

  东海防空识别区

联系我们

在线咨询: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微信号:10000

工作日:9:30-18:30,节假日休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