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广常识

杜特尔特给菲律宾留下了什么 实际是被主了

来源:上广小编-小花 时间:2022-05-12 11:34 阅读

关于杜特尔特给菲律宾留下了什么的最新热点内容如下:

杜特尔特给菲律宾留下了什么

  10日凌晨,菲律宾媒体公布菲律宾大选统计结果,菲律宾联邦党候选人小费迪南德·马科斯以遥遥领先的票数,赢得总统选举。

  据报道,在超过90%已完成计票的选票中,马科斯获得了近3000万张选票,得票率超50%,是另一名候选人、现任副总统罗布雷多的两倍多。马科斯预料将取代现任总统杜特尔特。

  这也意味着,马科斯将重返儿时的住所——总统府马拉卡南宫。马科斯是前总统费迪南德唯一的儿子,也被称为小马科斯,而这次与他搭档竞选的副总统莎拉·杜特尔特是现总统杜特尔特的长女。

  被外界认为40年来菲律宾最重要的大选终于落下帷幕。而在竞选期搅动起的一幕幕大戏,或许还将继续翻涌……

  小费迪南德·马科斯

  胜选者:前总统之子与现总统之女

  小马科斯与莎拉能胜选,家族政治的影响力功不可没。中国现代国际关系研究院东南亚和大洋洲所副所长骆永昆告诉深圳卫视&直新闻记者,马科斯和莎拉都是总统二代,而家族政治在菲律宾影响非常大,因此,有马科斯和杜特尔特家族支持就会有很强的政治资源,获胜在意料之中。

  此外,骆永昆分析,小马科斯在竞选中主打经济和民生牌,关注如何发展经济,降低生活成本,这在疫情和俄乌冲突背景之下很切中选民要求,而反对派不停炒作腐败等议题,并不是民众所感兴趣的话题。值得一提的是,马科斯有个昵称叫“邦邦”(Bongbong),他善用新媒体与年轻选民交流互动,迎得许多年轻选民支持。

  暨南大学国际关系学院副院长、菲律宾研究中心主任代帆观察,在本次大选中,小马科斯与莎拉组合在34岁以下的两个年龄组选民中均获得近60%的支持率,在18-24岁选民中的支持率甚至高达70%。这些年轻的选民大多未曾经历马科斯总统的独裁统治,过往历史对他们似乎没有太大的影响。

  谈到小马科斯,“前总统之子”是他绕不开的身份。童年时期,小马科斯在总统府长大,1980 年,23岁的小马科斯成为北伊罗戈省的副省长,三年后成为省长。1986年,马科斯政权被推翻,一家人流亡夏威夷。1989年,父亲客死夏威夷后,小马科斯回国,先后担任北伊罗戈省众议员和两任省长。2015年,小马科斯竞选菲律宾副总统,以微弱差距败给罗布雷多(Leni Robredo)。

  分析认为,由于有家族政治支持和现任总统背书,小马科斯自宣布竞选以来民意支持率较高。成功当选总统后,很有可能会延续杜特尔特政府的对华政策。

  去年10月,小马科斯接受采访时曾指出,菲律宾与包括中国在内的所有国家的关系都是不可或缺的,睦邻友好对各方都有利。小马科斯还强调,虽然菲中两国有分歧,但双方不得不寻求共识,菲中“民心一定要相通”,两国合作领域越多越好。

  小费迪南德·马科斯

  小马科斯此次竞选的搭档,莎拉·杜特尔特是另一位总统后代。莎拉今年44岁,此次竞选副总统。与父亲杜特尔特当年竞选总统时情况相似,莎拉从政经历比较单纯,此前仅在菲律宾南部重镇达沃市担任两任市长,但在当地民意支持率较高。莎拉性格较为强势,与其父亲团队不时会意见相左。此次总统竞选,杜特尔特期望其竞选总统职位,但莎拉决定竞选副总统,并私下与小马科斯达成协议。按照政治惯例,菲律宾副总统并无多少实权,若总统死亡、辞职或被撤职,副总统可继任总统职位。

  莎拉·杜特尔特

  小马科斯打败了谁?

  此次菲律宾总统选举这出大戏如此精彩,除了一路领跑的小马科斯和莎拉,其他陪跑者戏份也不少。在竞选赛道上,既有“继承者们”的二代,也有在政坛浸淫多年的议员、现任副总统,还有人气极高、从“草根”逆袭的拳王影星。

  菲律宾现任总统罗德里戈·杜特尔特与其女莎拉·杜特尔特

  曼尼·帕奎奥(Manny Pacquiao),43岁,竞选总统。帕奎奥是菲律宾著名“拳王”,曾夺得8个不同级别的世界拳王金腰带,现为参议员。帕奎奥出身农民家庭,他的“逆袭”故事,以及成名后爱做慈善的表现,让他广受底层民众欢迎,在菲律宾拥有很高人气。帕奎奥竞选时曾表态,将致力于解决国内贫困和贪腐问题。不过,帕奎尔没有上过大学、在参议院表现平平、没有地方执政经验,这些都让人质疑,他的拳王魅力不足以转换为总统的执政能力。值得一提的是,帕奎奥曾是杜特尔特的支持者,但后来“叛节”,宣布自己出来竞选,并抨击杜特尔特在南海问题上“对华软弱”。有分析认为,帕奎奥的拳击生涯大多在美国,所以其外交政策会更靠向美国。

  帕奎奥(菲律宾著名“拳王”)

  莫雷诺(Isko Moreno),47岁,竞选总统。莫雷诺2019年起担任马尼拉市市长,曾因推出“清洁马尼拉”行动而广受好评。他的竞选搭档是华裔心脏病专家许伟利,打出的口号是“治愈菲律宾”。莫雷诺从小在贫民窟长大,以收集垃圾为生,后来成为广告演员和影视明星。代帆认为,莫雷诺的政治优势在于形象良好,并且有首都执政经验,不过他的政治根基并不深,也没有获得重量级政治家族的公开支持,还曾被杜特尔特抨击为“像个应召男”,分析认为,这是杜特尔特讽刺莫雷诺仅靠帅气形象吸引选民。2020年8月,莫雷诺曾要求驱逐两名中国公民出境,之后亲自带队查封中国城的商店和仓库。

  莫雷诺(马尼拉市市长)

  莱妮·罗布雷多(Leni Robredo),58岁,竞选总统。罗布雷多是菲律宾现任副总统,但她在多个议题上与杜特尔特发生冲突,称杜特尔特的“禁毒战争”侵犯了人权。罗布雷多在2016年竞选时受到阿基诺家族的支持。罗布雷多的外交立场亲美国,指责杜特尔特在南海问题上对中国不强硬。菲律宾资深媒体人黄栋星和代帆都对深圳卫视直新闻记者表示,她的竞选更可能受到美国等西方国家的支持。

  罗布雷多(菲律宾现任副总统)

  拉克森(Panfilo M. Lacson),73岁,竞选总统。拉克森曾担任菲律宾国家警察总长,2004年竞选总统失败。他的竞选搭档同样73岁,两人民调偏低。拉克森承诺一旦当选,将铲除贪腐及毒品犯罪。值得注意的是,在确定竞选总统后,拉克森已经迫不及待打出“主权牌”,试图利用民族主义情绪来挑动选票。2021年11月,拉克森乘搭飞机登上在南海的中业岛,竖立菲律宾国旗宣示所谓“主权”。

  马杜联盟能否给菲律宾带来12年稳定期?

  由于得到北部马科斯家族和南部杜特尔特家族的联袂支持,“马杜联盟”被广泛看好,两人的选情一骑绝尘,远远领先于其他对手。

  尽管“拳王”帕奎奥、马尼拉市长莫雷诺在国内都具有较高人气,其艰辛奋斗的逆袭经历也吸引了不少底层民众。但代帆对深圳卫视直新闻记者分析,这种人格光环带来的主要是“空气选票”,难以形成有影响力的选民基本盘。相比之下,长期浸淫政坛的杜、马家族更受中产阶级青睐,在南北部两大省深耕多年,有稳固的基本盘,票仓优势互补,难以被其他候选人轻易覆盘。

  此外,马杜联盟还受到前总统阿罗约家族的支持。骆永昆对深圳卫视直新闻记者分析,除了三大政治家族的加持,杜特尔特作为执政者,还可以开动国家机器,为“马杜联盟”拉选票。

  事实上,按照杜特尔特的政治设想,杜特尔特原本希望莎拉去竞选总统。黄栋星表示,莎拉与其父亲一样,性格极为强势,不想被人认为自己是靠父亲光环夺取竞选胜利。莎拉私下与小马科斯达成交易,由前总统阿罗约做中间人,成功促成“马杜联盟”。杜特尔特对此非常生气,一度放言自己要去竞选副总统。在身边幕僚的规劝和协调下,最后杜特尔特决定去竞选参议员。

  客观上讲,过早角逐总统宝座,会让莎拉树立太多政敌,甚至消耗马杜家族的友好关系。莎拉今年只有44岁,如果今年去竞选总统,六年后她才50岁,到时很难在菲律宾政坛找到比总统更合适的位置。如果与小马科斯达成交易,六年后再竞选总统,不仅可以积累在中央的从政经验,也会有效延长她的政治生命。

  菲律宾现任总统罗德里戈·杜特尔特

  从对华关系来看,黄栋星分析,菲律宾当地华人都希望马杜联盟胜出,如果6年后,莎拉能当选总统,菲律宾将有12年的安定期,中菲关系也趋于稳定。

  代帆特别指出,在达沃市长任内,莎拉极少对菲律宾外交政策发表看法,目前看,莎拉未曾公开指责中国,但也从未公开称赞中国。外界认为,小马科斯与莎拉懂得如何做明智的菲律宾执政者,大概率会在中美之间寻求政治平衡。但代帆和骆永昆指出,不管是谁成为菲律宾新任总统,毕竟跟杜特尔特不是一个人,很难再完全复制其对华政策。

  而此次败选的现任副总统莱妮·罗布雷多、马尼拉市长莫雷诺、“拳王”帕奎奥都曾指责过中国,黄栋星认为,这些人相对也较为容易在选举中受到西方国家暗中支持。

  菲律宾政府正调整对外关系

  杜特尔特2016年执政以来,积极调整菲律宾外交政策,从此前的长期依附美国盟友体系,转向与中国和俄罗斯交好。然而,值得注意的是,在其任内的最后一年,种种迹象表明,杜特尔特正在重新调整政治姿态和外交立场,努力在中美之间寻求政治平衡,甚至期待再次与美国结盟。

  2020年2月,杜特尔特表态将终止1998年美菲间签署的《访问部队协议》,该协议确保美军在亚太地区发生战事时,可以随时进入菲律宾本土,该举动被外界普遍解读为菲律宾外交立场全面向中方倾斜。然而该事项此后一拖再拖、三度延后,最终在2021年7月30日宣布全面恢复与美国的协议。8-9月,美菲军方与外交高层密集互访,重建了菲美双边战略对话,恢复了一系列国防条约,并决意在明年扩大联合军事演习。特别是在美英澳三国成立AUKUS联盟后,东盟国家普遍提出质疑和反对意见,菲律宾却明确表态支持。

  黄栋星和代帆对深圳卫视直新闻记者介绍,美、日等国情报一再鼓动菲律宾的反华派媒体肆意炒作扩大中菲分歧,激发菲律宾民众的对华反感情绪。此外,中菲两国间存在的非法移民、非法劳工和博彩业等问题仍然深度影响中国在菲律宾民众心中的政治形象。反华媒体经常长篇累牍的报道中国人在菲律宾的偷税漏税、绑架勒索和寻租腐败等行为。

  相反,对于“一带一路”建设、疫苗援助等正面涉华报道非常少;杜特尔特原本想利用“一带一路”建设支持其“大建特建”项目,但最终并没有完全实现其政治目标。疫情期间,虽然菲律宾接受了不少中国援助的疫苗,但民众更信任美国的疫苗。由于菲律宾历史上长期为美国所殖民,不少民众更为接受西方的价值观,认为虽然自己比中国穷,但在意识形态、政治制度上有优越感。

  骆永昆分析,在小马科斯当选后,菲律宾大概率会延续杜特尔特政府的对美对华政策,一方面是维持与中国的全方位合作,加强经贸联系和人文交流,两国一带一路合作可能取得新进展。另一方面,菲律宾也将继续加强与美国的关系,尤其是与美国的安全合作和军事关系,未来美菲在海上的合作和互动可能加强。但菲律宾应不会为了加强与美国合作而损坏中菲关系。

  稳定中菲关系,中方可以怎么做?

  有关专家一致对深圳卫视直新闻表示,为了稳定中菲关系,首先要保持南海局势稳定。在中菲谅解备忘录基础上,加快推进双边磋商谈判,尽早签订中菲南海油气勘探资源共同开发协议,推动海上执法合作向更深层次发展,考虑在预防海洋油污、养护珍稀物种等方面深化海上执法合作,为南海海上合作树立新典范,营造有利舆论氛围,避免海上执法议题成为域外国家介入南海事务、挑拨中国与东盟国家关系的地缘政治工具。

  二是构建经济互惠格局。骆永昆建议,抓好中菲合作项目落地宣传,积极邀请菲律宾官员参与,还应邀请当地环保、劳工、人权等非政府组织监督,建好中国项目,讲好中国故事,让菲律宾民众真正感受到两国经济互惠红利。

  三是发挥东盟牵制作用。抓住中国东盟全面战略伙伴关系机遇期,进一步深化与东盟关系,骆永昆认为,中方可以利用东盟的中心地位和软性制约,有力牵制、抵御菲律宾国内的亲美势力,全力争取杜特尔特政府的对华政策得以在新任政府延续。

  四是支持菲律宾疫后经济复苏。截至目前,疫情已造成菲律宾超大量中小企业关门倒闭,经济复苏步履维艰。宜进一步加大疫苗援助力度,大力宣传疫苗有效性,积极助力菲律宾疫情防控工作。同时,鉴于旅游业始终是菲律宾经济的支柱产业,可考虑待菲律宾疫情稳定控制后,通过“疫苗护照”等方式积极助力菲律宾重启旅游业,促进经济稳步复苏。

  五是拓宽民间交流渠道。从长远看,中菲两国民间交流仍然是双方增进互信、扩大共识、深化合作的重要基石。黄栋星和代帆认为,宜在非法劳工、博彩业等争议较多的领域加强与菲合作,加大非法违规业务打击治理力度,博取当地民众好感。同时,支持菲律宾学生赴中国留学,开放菲律宾工人来华务工,亲身感受中国发展变化,不断延伸两国民众间的两国文化纽带、情感纽带。

  此外,借菲律宾新政府的新机遇,中菲可同时积极开拓新的合作领域,比如绿色经济,数字经济等。

  菲律宾的总统和副总统都需要投票产生,似乎比美国还民主,美国副总统无需投票,由总统任命组阁。但是,此次菲律宾新当选的总统和副总统却都是“总统二代”,新当选总统小马科斯,其父亲老马科斯是1965—1986的总统,新任副总统则是杜特尔特的闺女。而杜特尔特前任阿基诺三世的妈妈也是总统。

  所以,我们可以看到,菲律宾的民主选举和家族世袭并不矛盾,是民主世袭制,或世袭民主制。美国、日本也是如此,譬如罗斯福的叔叔也是总统,布什的爸爸也是总统,安倍晋三的外祖父也是首相。

  这意味着民主选举是很容易被操纵和垄断的,世袭民主制、民主世袭制是民主程序受家族势力操纵和垄断的结果。

  然而,可以家族势力只是操纵和垄断民主选举的势力集团之一,更典型是资本集团。当然,一般而言,家族集团本身也可能是一个资本集团,或资本集团的利益相关者。

  如果,民主选举的程序很容易被利益集团操纵,那么民主制度就背离其“民主”的初衷、初心,而异化成“主民”。此时,“民”就是傀儡式的“主”,实际是被主了。

联系我们

在线咨询: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微信号:10000

工作日:9:30-18:30,节假日休息